【专访】樱井弘二:张雨生不只是一个流行音乐人

19年前的那一天,在果陀剧场开完会之后,张雨生说还有事情要到别的地方,所以不能顺道载樱井弘二回家,这成了二人最后的对话。

2016/10/19 10:55 |界面新闻

1996年,张雨生和樱井弘二在北京景山公园

19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华语歌坛一颗璀璨星辰张雨生的生命,但生命可以如流星般短暂,真正的艺术是永恒的。《我的未来不是梦》、《大海》、《我期待》……这些歌曲早已成为经典在几代人之间传唱。台湾广艺基金会在2014年制作了张雨生流行音乐剧《天天想你》,今年适逢张雨生诞辰50周年,《天天想你》将于2016年11月4日-6日登陆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作为2016版巡演的封箱演出。

《天天想你》讲述了一段跨越两岸的爱情故事,开咖啡馆的台北男孩与北京女摄影师,于北京相恋、分手,却在台北意外重逢,张雨生的音乐让他们在彼此的生命里相遇,唤起那一段心悸的回忆。23首张雨生经典歌曲串起全剧主线,使剧情发展与音乐水乳交融。

2016版《天天想你》的男女主角分别由赖雅妍与萧闳仁担纲出演。虽是新生代的年轻演员,但他们对张雨生的歌曲并不陌生。赖雅妍表示:“从小就是听张雨生的歌长大的,像《七匹狼》、《天天想你》这些歌现在仍是朗朗上口。”而萧闳仁则是从台湾电影中认识张雨生进而听歌成为其歌迷。《天天想你》恰好成为了两代艺术工作者跨越时空界限的一场对谈。

为了延续张雨生歌曲精神,同时又赋予作品以新生,《天天想你》请来了张雨生生前挚交、合作编曲人樱井弘二(Koji Sakurai)担任音乐总监。他放弃了日本NHK音乐总监的职位来到台湾流行乐坛发展,遇到张雨生,从专辑《卡拉OK ·台北·我》担任乐团键盘手开始,到《口是心非》的全专辑编曲,1997年的摇滚歌舞剧《吻我吧娜娜》也是两人一起合作的音乐剧创作,两人相知四五载,到1997年天人两隔。时隔十几年,他又一次以音乐剧的形式串联起对昔日挚友的怀念。

界面文化以邮件的形式采访了樱井弘二,听他讲述记忆中的张雨生,音乐与现实,往昔与今朝。

1994年,樱井弘二第一次与张雨生合作,在专辑《卡拉OK·台北·我》中担任键盘手。

作品中的情怀是不会过时的

界面文化:刚刚接到《天天想你》这个项目,得知要做一个关于张雨生的音乐剧,当时第一个想法是什么?

樱井弘二:实在很难形容Tom(张雨生英文名)对我的意义,但我在一听到杨忠衡执行长提起这个案子时,我就确定我想做、我要做!这像是Tom给我新的考题,而我给自己的标准不只是及格而已。这部作品是为了喜爱Tom的朋友们而做,也是为了即将因这部作品而喜爱Tom的朋友而做。

界面文化:《天天想你》串联起了张雨生的23首歌,除了《天天想你》《当我开始偷偷地想你》《我的未来不是梦》等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也有一些大众不是那么熟悉的歌曲,这些歌曲是怎样选择的呢

樱井弘二:歌曲的选择与剧情的搭配的确是非常困难的一环,编剧刘小令以及创作伙伴是非常忠实的雨生歌迷,对他的作品如数家珍,花了多年的时间找寻歌曲与剧情发展的密切关联,这部份让我实在很佩服。至于歌曲的选择,一开始当然编剧会放入自己所喜爱的雨生作品以及不能不放的代表作,而在剧本逐渐调整、成形的过程中,我也会从音乐的角度建议一些曲目。比方说我觉得男主角需要一首独唱曲,一想就想到《神采》这一首歌非常适合,剧情也为这首歌的加入做了一些调整。

界面文化:《天天想你》的故事不仅关注都市人的情感,也关注了很多社会现实问题,张雨生的音乐怎样与具有当下时代特征的这些主题结合起来?

樱井弘二:当初在认识雨生时我还不会讲中文,但是常常听人说雨生的作品不只是抒发情感,也充满了对这个社会的关怀与反思,我想这种情怀是不会“过时”的,在任何时代总能找到相同的印证。

界面文化:让许多声线与张雨生差别很大的年轻歌手来演绎张雨生的歌,是不是在改编上有一定难度?怎样改编张雨生的经典歌曲来适应不同歌手的特色?

樱井弘二:了解演唱者的声音特色是第一步。 萧闳仁的歌声非常独特,我非常喜欢,但他通常演唱自己的作品时偏向展现高亢嘹亮的部分,所以剧中有些歌曲我会让他发挥一下他的能力,有些歌曲我会希望他以更相近于说话一样的音调来呈现,以符合音乐剧的需求。 女主角从2014年版本的女高音潘小芬换成2016年版本的女中音赖雅妍后,的确需要进一步调整歌曲的调性,但也因为想要让雅妍展现她声音较为温柔、温暖的质感,加入一首《我是一棵秋天的树》让她演唱,我想是非常适合的。

界面文化:你曾经与张雨生合作过音乐剧《吻我吧娜娜》,制作《天天想你》这部音乐剧时是否会回想起过去两人一起合作音乐剧的场景?在制作《天天想你》时是否会考虑,如果张雨生在的话,会希望怎样完成这部作品?

樱井弘二:当然会常常回想起一块儿工作的那段日子啊。在制作《天天想你》时是没有考虑过他还在的情况,只想着我要怎样努力做出如果他能听到也会赞赏的作品。

界面文化:《天天想你》在台湾和上海都演出过,观众的反馈是怎么样的?台湾和上海的观众的现场反馈有什么不同?

樱井弘二:在上海演出时,我最记得有些观众会情不自禁地跟着演员一起唱着歌曲,这种毫不掩饰对歌曲的喜爱,令我很感动!上海的演出结束后,我有见到好几位大陆的宝友,大家竟然是来自中国各地!我们天南地北地聊,他们的热情与对雨生的了解,和台湾的宝友非常相似呢!

他的作品绝对具有成为未来经典的条件

界面文化:张雨生生前最满意自己创作的哪张专辑、哪首歌?你最喜欢张雨生的哪首歌呢?

樱井弘二:每张专辑在完成的时候,我们都会觉得“这就是最棒的了!”,但是接下来总是会自己给自己以及对方惊喜,再度创作出当下认为的“杰作” 。 所以目前他最满意的一定是《口是心非》专辑啦,只是如果他还在,应该会继续创作、制作出自己最满意的作品的!

界面文化:在当时的华语流行歌坛,他的音乐有哪些开创性意义?从今天的现实看来,他的音乐又有哪些弥足珍贵的地方?

樱井弘二:我觉得他非常有跨界的勇气,参加剧团的戏剧训练学习做一位演员,尝试跟合唱团合作一起演唱,大胆参与创作台湾第一出摇滚歌舞剧《吻我吧娜娜》,不让自己只是停留在一位流行音乐人而已,这一点我觉得非常具有开创性。

音乐剧《天天想你》的演员与前后台工作人员都非常年轻,在排练演出的过程中,大家都深深爱上了雨生的作品!他已经离开快要二十年了,但是他的作品仍会让现在的年轻一辈觉得好听、觉得喜爱,这是很珍贵的一件事吧。

界面文化:张雨生的音乐一直被认为是华语流行音乐的经典,但你认为他的音乐是否只停留在流行的层面?

樱井弘二:“流行”其实是相对的名词,莫扎特的作品在他的年代就是流行,但到了现在就是经典,我相信雨生的作品,尤其是他自己的词曲创作,不仅代表了某个时代的精神,也绝对具有成为未来经典的条件。

界面文化:张雨生去世20年之后,你怎么看今天他的音乐对今天歌坛的影响?

樱井弘二:我相信雨生的作品和他的歌声真的影响了许多人,不管是个人或是乐团(Band),词曲创作者或是歌手,都能在他的歌声和他的作品当中找到可以产生共鸣、激发灵感的线索,他透过作品传达的人文关怀,以及在创作上的冒险精神,应该能给大家很多的鼓励,到底在华人乐坛有多重要的地位我不敢说,但我知道很多人会一直想念他。

界面文化:20年来张雨生的歌曲一直被不同年龄的歌手一次次演绎,你觉得他的音乐在华语乐坛有没有起到一种连接不同地区不同年龄的人的情感和回忆的作用?

樱井弘二:一定会吧。 音乐本身就有跨语言的感染力,更何况华人圈有共同的语言,对于雨生的文字与旋律一定能产生共鸣,即使有些生活经验的不同,但人的情感是相通的。

界面文化:这20年来,你依然在华语流行乐坛和不同的歌手合作过,如果张雨生今天依然在华语乐坛中创作和歌唱,你觉得他会是什么样子?

樱井弘二:雨生是一位很勇敢、很大胆的创作者,其实当时我们做的许多尝试在当年算是很前卫的,有些顺利发行了,有些公司会担心市场接受度所以压后了几年才发行,所以我相信雨生如果还在世,一定会持续自我挑战和带给大家惊喜,他也一定会跨越到许多其他的领域,超越音乐人的身份。

界面文化:在张雨生的年代,流行的是王杰、齐秦、姜育恒这样成熟有阅历的男声,他唱起“我的未来不是梦”时,所有人都被这种纯净高亢的声线吸引。那么多年过去,虽然乐坛也有擅长高音的男声,但再也找不出张雨生式的纯真、清澈。乐坛的创作人中,也再也找不到他这样的音乐人。你认为是为什么?

樱井弘二:每一位被大众所喜爱的音乐人都有他的特质,雨生所拥有的各种天赋加上他的家庭环境、成长背景与人格个性,才成就了他的独特性,这本来就是很难找到相同的另一个人啊。

最后一次见面是一个一如往常的日子

1997年,张雨生与樱井弘二合作台湾第一出摇滚音乐剧《吻我吧娜娜》

界面文化:对于张雨生车祸去世那天发生了什么,人们有很多的猜测,很多人认为那天晚上他是在开车送你回家之后遭遇了车祸,但好像你提到过那天晚上他并没有一如往常送你回家,可以讲一讲当天的情况到底是怎样的吗?

樱井弘二:在果陀开完会之后他说还有事情要到别的地方,所以不能顺道载我回家,这就成了我们最后的对话。

界面文化:你第一次和最后一次见到张雨生,各自是什么样的情景,能回忆一下吗?

樱井弘二: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录音室,他正在配唱《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虽然我之前已经听过他的专辑,还是被他现场的歌声吓到了,他真的唱得很棒!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果陀剧场开会,为了《吻我吧娜娜》的加演,一个很平凡、一如往常的日子。

界面文化:和张雨生在合作的过程中,经常是心有灵犀的默契还是会经常有意见不一样的地方,如果有意见的摩擦,怎么解决呢?

樱井弘二:与其说意见的摩擦,不如说是不断相互抛出建议吧,尤其是我们Band的创作过程中,鼓手(豆子)、贝斯手(同学)、歌手兼吉他手(雨生)及键盘手(我) 当然会各自有各自的想法,但我们就是不断尝试、碰撞才能激荡出新东西,而雨生是一位非常愿意听人家意见的创作者,所以往往我们都能玩出一些有趣的结果。

界面文化:今年是张雨生50岁诞辰,他在世的时候,你们怎么度过他的生日呢?在他50岁生日的时候,你想送给他怎样的生日礼物?

樱井弘二:他还在世时,生日大部份都在录音室度过,那一天唱片公司的伙伴们也都会聚到录音室来,大家一起唱生日歌、切蛋糕、洒纸花喷彩带,非常热闹开心!

生日礼物吗?应该是一瓶好酒吧!先送给他,然后改天一起喝掉。

界面文化:张雨生曾说,“我并不想成为众人眼里的英雄。”他很喜欢徐志摩《恋爱到底是什么一回事》里的一句诗,“我再不想成仙,蓬莱不是我分,我只要这地面,情愿安分地做人。”你是否理解张雨生的内心世界?他是否像自己的歌里写出来的那样勇敢、倔强,有些忧郁情怀,内敛而低调?

樱井弘二:跟雨生密切工作的那四、五年,我们可以说是很有默契的工作伙伴,但其实说不上密切的“朋友”,音乐的事情、表演的事情我们可以聊得没完,但是他很少提到自己的事情。

界面文化:张雨生给人的印象是始终微笑的邻家男孩,他同时也是音乐人、诗人和制作人。在你心里,他的角色和身份是否更加多元?

樱井弘二:因为他的关系,我认识了好多台湾的朋友,音乐圈的,剧场界的,也因为他我才能在台湾待到现在。 他是我重要的“恩人”。

http://m.jiemian.com/article/908011.html?open_source=weibo_search

創作者介紹

ys20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