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ji後悔沒和張雨生說的話。

2016/04/29 08:00 TVBS新聞網  (更新時間: 2016/06/22 16:35)

 

採訪中段,話題突然轉到他和張雨生是不是有過一段尷尬時期。

Koji(櫻井弘二)原本一路開朗大笑的臉突然沉了一秒,往右邊已經是舊識的廣藝基金會Paggy總監一看,有點像是求救的表情。但總監沒有要救他的意思。接著Koji一邊說,眼眶泛紅了。

Koji是小寶(張雨生)生前最重要的創作夥伴,從專輯《卡拉OK.台北.我》擔任樂團鍵盤手開始,到《口是心非》的全專輯編曲。1997年的搖滾歌舞劇《吻我吧娜娜》也是兩人第一次的音樂劇創作經驗。

旅居台灣的23年間,活躍於表演藝術與流行音樂界,與國內許多音樂、舞蹈及戲劇團體合作,為多位歌手擔任專輯編曲、作曲及製作。

1997年合作台灣第一齣搖滾歌舞劇『吻我吧娜娜』

(作者/MUZIK ONLINE

●音樂創作秘訣:早上的時候耳朵最好

採訪當天Koji和夫人珊珊一道出現。Koji中文已經說得非常好,但你總覺得少了珊珊的補述,就是會少了一種味道。

我們原本以為Koji這樣豐沛的創作和編曲能量,應該需要靠一些儀式,比方說喝酒、抽菸、運動...等等刺激達成吧?但沒想到他工作的時候非常理性:「我通常拿到一個 case,就會開始分析這首曲子在各個部位需要什麼,吉他出現在什麼位子,鋼琴出現在什麼位子…。」

當我們有些訝異這「聽起來不很浪漫」的創作過程,而且Koji還不斷肯定地點頭「恩!對!就是這樣」珊珊接著說「像他們這樣的專業創作人,不能單靠靈感工作。就算沒有靈感,也要有一套自己的創作方法讓作品誕生。」

如果真的說有甚麼秘訣的話,「早上的時候耳朵最好。」聽覺敏銳,對於譜曲、編曲的細膩度很重要。不需要工作的時候,Koji 就是遛狗、閱讀,不會因為心情好,就來彈一首、唱一首。就算早期在柏克萊念音樂也沒有這樣的浪漫,「功課超多啊,就是要你用理性的方法做出來。靠靈感是行不通的。」

●《口是心非》的前奏,有一顆「黃色」的音

大約是1996年,曾經有一段時間,Koji也碰到曲子再怎麼編,好像都編不出屬於自己感覺的窘境。東西總是能完成,但就是有種總說不上的疏離。
 
「那時聽了我CD的朋友,說我的作品好聽,我都有點心虛。我雖然覺得好聽,但那不是我。好像都是為了案子而來的。」這感覺,就是可以寫出對的音,但是找不到一個「一定要用這個音的原因」。

直到看了日本樂評家 山下邦彥的書,Koji得到了一次躍昇的方法。山下先生並不是音樂家,是一位出色的音樂編輯。他訪問過許多優秀的樂手,發展出自己的一套音樂理論,其中分析The Beatles音樂的部分最為精彩。

「一般我們會覺得大調就是開心的,小調就是悲傷的。如果這兩端是黑白,在這中間會有許多顏色。你會發現這每一顆音,都是有顏色,有個性的。當你要用它,就是看中了它的個性。」

融會貫通山下邦彥的理論後,Koji 在《口是心非》中,就加了一個黃色的音。《口是心非》整首小調是暗黑的,但在前奏進第三小節的第一個音,你會覺得突然有個燈泡在黑暗中亮了:


▲請注意第7秒,有一個衝出來的「黃」色音。

●《吻我吧娜娜》首演大成功,他們卻在冷戰

回想當時《吻我吧娜娜》首演,「那時候的掌聲真的好大,好漂亮,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掌聲,好像停不下來!」Koji非常真誠地告訴我們。但是那時候,其實在和小寶冷戰。

「這是我最後悔的事情。張雨生是一個不會和人有衝突的人。1997他車禍的那一年,《吻我吧娜娜》是我們兩人都第一次做歌舞劇,完全從零開始。那時候《口是心非》,阿妹的《Bad Boy》新專輯都在做,超忙,每天見面。」這時候Koji開始眼眶紅了。

「然後就是一個小事情,應該是我自己的誤會,是《吻我吧娜娜》首演前幾天發生這件事。即使成功,我也沒有熱烈去恭喜他,抱他,還在那邊扭捏尷尬。我是真的很壞。」

那時候冷戰的起因,現在已經小到想不起來了。「如果可以的話,第一次音樂劇演出成功的時候,實在很想好好抱他一下,一起歡呼『我們成功了,真的好棒阿!』」但一直到小寶車禍前,都還沒能告訴他。

1997年《吻我吧娜娜》首演

●用張雨生的作品,認真地玩!

多年後,遇到廣藝基金會,聽到楊忠衡執行長提起《天天想你》這個案子時,Koji寫了下面這段話。或許他一次又一次的為小寶完成,就是想好好說一個完整的再見:

「一直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因為我身邊總是充滿著帶給我能量的朋友,Tom(張雨生)是其中之一。因為他,我挑戰了許多的『第一次』,因為他我擁有了流行樂界與表演藝術界的朋友,因為他我在台灣這個第二故鄉一待就是23年。

實在很難形容Tom對我的意義,但我在一聽到楊忠衡執行長提起這個案子時,我就確定我想做、我要做!這像是Tom給我新考題,而我給自己的標準不只是及格而已。這部作品是為了喜愛Tom的朋友們而做,也是為了即將因這部作品而喜愛Tom的朋友而做。

感謝廣藝基金會與楊忠衡執行長給我這個機會;感謝小令與金門你們真心愛著這些歌曲,用多年醞釀誕生了這麼有趣的構想;感謝試演版與首演版的優秀演員們,如果你們喜歡、享受這些音樂,那是因為你們帶給了我許多靈感而一起豐富了這個作品。

感謝永遠最直接給我批評與讚美的中岳,你的吉他激活了這齣劇的搖滾精神。感謝第一次合作的魏世芬老師讓我獲益良多;感謝參與專輯錄音製作的李士先老師與Henry,以及所有台前幕後的夥伴們,我真的是個幸運的人。

如果有可能的話,我真的很想讓Tom聽一聽這次的音樂,我好像可以聽到他一邊大笑一邊說:『Cool!』」。

▲1996年2月到北京錄音。張雨生非常喜歡歷史,親自當導遊帶 Koji 參觀紫禁城,合影於景山公園。

原文轉載至:Koji後悔沒和張雨生說的話

http://news.tvbs.com.tw/ttalk/reporter_author_detail/3537

創作者介紹

ys20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